财新传媒
mini > 专稿作家 > 李大卫 > 正文

被漠视的天才,即便他们的影响早已无处不在|猎读

2021年11月17日 09:33
爱伦·坡传奇式的原创才能,常被读者视为奇迹。英国史学家约翰·特雷什的一本新传记,名为《夜之黑暗的理由》,对这种能力的背景和成因,提出了出人意料的解释
《夜之黑暗的理由》,约翰·特雷什 著
李大卫
文化评论人,生长于北京,其他文字作品有长篇小说《爱情、恐龙和猫》、评论集《天堂的滋味,只要一文钱》等。

  浪漫主义对文艺的最大影响,或许是在创作家的形象方面。汉堡美术馆收藏有一幅油画。那是德国画家加斯帕·大卫·弗雷德里希的《雾海之上的游子》。画中男子的背影,常被视为浪漫派的标准像——消瘦、孤绝于尘世,衣款属于中产阶层,质料应为机制产品。

  这幅画的取景地点,是易北河的源头——那片山区跨越萨克森和现属捷克的波西米亚——必定是画家移居德累斯顿之后的作品。19世纪初的中欧腹地,产业革命尚未开始,这个人物身上的衣料,可能不是本地产品,而是舶来自英国,或靠近莱茵河、当时俗称“小英格兰”的鲁尔地区。这是无意透露的信息。工业活动,乃至城市生活,均被作者有意回避。对于彼辈,美属于森林、星辰、古堡的废墟。

责任编辑:张帆 | 版面编辑:邓舒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