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mini > 话题 > 正文

残存遗迹上有限的考古和保护|保护石窟寺③

文|财新周刊 孙良滋 图|财新 丁刚 陈亮
2021年12月07日 08:28
被当作民居、遭到偷盗,以及民间自发组织的修缮和装彩,都对石窟寺文物造成不可逆的影响

  《保护石窟寺》“财新mini”连载中,查看已更新内容

  近代因为战争等原因,石窟寺也不可避免地走向衰落。云冈石窟绵延约有1公里长,再次被发现时已经被军堡的残垣断壁分为东西两段。“东部的洞窟好几处坍塌了,西部的洞窟住着居民,大佛就在村民的家里面,由于生火做饭洞窟都被熏黑了。”云冈研究院文化遗产保护与监测中心的孙波说,“另外有些洞窟被改成马厩住着牲口,直到1902年由日本人再次发现。”

  李裕群介绍,石窟寺自古代首次开凿后,经历后代续凿和修缮,大多一直被沿用,这种“发现”与埋藏在地下的文物发现不同,主要是针对学术界而言,即通过地方志、古代文献、游记和雕凿风格等来确认石窟寺。

责任编辑:高昱 | 版面编辑:邓舒方
推广

财新私房课
好课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