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mini > 话题 > 正文

触碰红线之争|生态红线虚实探③(完)

文|财新周刊 杨玉琪
2022年02月15日 07:56
“一块儿绿地有小孩儿去玩,并不意味着一定是去破坏它,关键是看怎么对待它。”
随着国土空间规划体系的不断完善,通过生态保护红线、永久基本农田和城镇开发边界对国土面积进行了功能划分,“基本上是延续主体功能区划的界定,分成了生态空间、农业生产空间和城镇生活空间,也就是‘三线三区’”。图/视觉中国

  2018年第一批省市公布生态保护红线后,广州珠湾人和生态研究中心(CECA)在2018年2月至2020年7月间对其中1670份取得国家级或省级批复的项目环评报告书进行分析,发现共有104个项目涉及占用生态红线。

  CECA总干事助理楚君向财新表示,依据《若干意见》和《三条控制线指导意见》,国家重大基础设施、重大民生保障项目、国家重大项目等工程建设可占用生态红线,但何为“国家重大项目”未明确,“因为缺少法律规定,我们只能理解为拿到国家发改委批复就是国家重大项目,而获得批复并不需要进行更严格的生态论证,但之后却能够以国家重大项目规避红线区的不可避让论证,陷入‘不用论证不可避让性就成为国家重大项目,成为后就不用论证不可避让’的逻辑循环”。

责任编辑:冯禹丁 | 版面编辑:邓舒方
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