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mini > 话题 > 正文

复制君士坦丁堡,打造北方拜占庭|乌克兰历史漫游⑤

文|谢尔希·浦洛基
2022年03月03日 15:20
弗拉基米尔把基督教带到了罗斯。然而,决定这一事件将对罗斯的政治、文化和外交带来什么影响,并在拜占庭皇帝领导的基督教世界中为罗斯争得一席之地的,是他的后继者们
2016年12月3日,乌克兰基辅,圣索菲亚大教堂是基辅市内的地标性建筑,也是世界文化遗产。这座拜占庭风格的东正教堂是乌克兰人心目中的伟大君主雅罗斯拉夫比照着伊斯坦布尔的圣索菲娅大教堂而设计的,象征着“新君士坦丁堡”。图/视觉中国

  《乌克兰历史漫游》“财新mini”连载中,查看已更新内容

  斯维亚托斯拉夫在972年的死亡标志着罗斯历史和罗斯与其南方强邻关系上一个重要时代的终结。接下来两代基辅统治者同样强烈希望与君士坦丁堡发生联系,并不亚于斯维亚托斯拉夫,但这些继承者关心的不光是财富和商业,他们还渴慕君士坦丁堡辐射出的权力、地位和精致文化。他们没有像其先辈们一样尝试征服博斯普鲁斯海峡上的君士坦丁堡,而是决定在第聂伯河上复制这座城市。罗斯人与拜占庭希腊人之间关系的这一转折,以及基辅王公们的新想法,在斯维亚托斯拉夫之子弗拉基米尔及后者之子雅罗斯拉夫的时代开始浮现。这两位大公统治基辅的国土半个多世纪,常被认为是两位改造者将基辅罗斯变成了一个真正的中世纪国家——一个拥有相对确定的国土,拥有行政体系,最后但同样重要的是,拥有一种意识形态的国家。最后这一点,在很大程度上来自拜占庭。

责任编辑:李佳钰 | 版面编辑:邓舒方
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