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mini > 专稿作家 > 张一恺 > 正文

一星期以后,才发现这半透明的带角球状物是什么|虫趣

2022年03月03日 20:00
想到这个“球球”一直在有意识的状态下被体内的幼虫宰割,并且被拒绝给予“安乐死”时,我毛发森竖
一个半透明的滴状物/张一恺 绘
张一恺
昆虫学家,画家。英文版《Jungle Gems》(中文版《丛林瑰宝》)原著者,插图绘画者。曾于剑桥大学获自然科学学士、英国帝国理工大学分子分类学硕士学位。现为伦敦自然历史博物馆甲虫馆项目专家,从事分子分类学等课题研究。

  当天色破晓,雄鸡啼鸣之时,我决定放弃睡觉,早早向河的横渡处奔去,开始我的探险。

  我所称的横渡处,其实只不过是一块平搁在河两边、横跨两岸的巨大水泥板,它标示出高山和低地的界限。在这里,原始森林为日渐萎缩的领地拼命地抗争。野草长到齐腰深,吞没了这个人类“奋进”所留下的废墟,除了废弃的排屋顶上悬荡着的几棵孱弱小树,没什么可以遮蔽热带的炎炎赫日,我赶紧加快步伐想把这残败不堪的景象抛在身后。

  而我眼角的余光扫到了一个我感觉有点儿不大对劲的东西:有棵长在一堆碎石中的植物,当我从侧面扫了它一眼时,我注意到有个东西使其中一片树叶有点微微下垂。无论说是一种天赋还是一种宿命,自然探险家可能是这个星球上最容易被分散注意力的人。我们经常会看到一些旁人忽视或者视而不见的微小细节,还乐此不疲地去检试它。

责任编辑:张帆 | 版面编辑:邓舒方

视听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