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mini > 读书 > 正文

我们不必做诗人,我们要做心中有诗的人|带着问题去读书

文|廖伟棠
2022年03月24日 15:00
诗人与诗,不卑不亢,陪伴着你一起前行在这个充满矛盾的世界,一起用那些精确、优美或独特的字眼,去保存、去珍藏这个变幻莫测的世界里那些不变的东西
《我偏爱读诗的荒谬:现代诗的三十堂课》廖伟棠 著

  [前记:从策兰、米沃什、奥登,到北岛、张枣、西西……诗人廖伟棠以第一视角探索现代诗的群星闪耀,带领读者深入现代诗的核心地带。围绕着对新诗的十种误会,廖伟棠以二十种现代诗意为注脚,挑选七十余首杰出诗作,再现那片辽阔又易被忽视的诗意沃土。]

  把“诗”字拆开,左边是言,右边是寺,诗人就是用语言去建造寺庙的建筑工人。

  诗人,好像从事的是人类工作中最浪漫的一种,但我知道,大多数人听到我介绍自己是个诗人的时候,心里都不是这么想的。

责任编辑:李佳钰 | 版面编辑:解亦盈
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