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mini > 人文 > 正文

哈耶克与最后一位及门中国弟子的不了情(下)|故事

文|杜益民
2022年05月12日 10:19
有人问起师尊的教泽时,动了情的毓生第一句话就明朗地坦露心迹:“哈耶克先生给我的是知识贵族精神的召唤。”于此留下的,乃是耿耿入心、感怀终身的回忆,一缕清芬可挹的师道脉香,特殊的珍藏
资料图:哈耶克、林毓生。

  接上篇:《哈耶克与最后一位及门中国弟子的不了情(上)|故事》

师道香一缕

  韦伯以《科学作为天职》为题演讲,发出“学术是知识贵族的事业”的命题。这里的“贵族”两字,不是指远离民众、孤芳自赏的心态与行为,而意谓不顾一切地追求知识的人格素质。哈耶克正是这样一位立身敦雅、可以范人的学者。毓生揄扬他把学术活动提至具有高贵与尊严的生命层次,印验了来之前想象中的肖像,刻在自己的心版上。乐道于兹:“尤其是在西方文明日益物质化、日益庸俗化的今天,像他那样属于欧洲古老精神传统的人愈来愈少。”

责任编辑:张帆 | 版面编辑:邓舒方
推广

财新私房课
好课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