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mini > 专稿作家 > 云也退 > 正文

不是逃避,而是对现实的越狱|荐书

2022年07月03日 11:10
之所以选择写小说,仅仅是因为想要审判囚禁自己的监狱,因为相信世界的出路在于“变得更人性化、更适合居住”

  假如感到无法抑制的窒息,假如所有的力量都无处施展,假如跌入了一个并非自己的选择、也并非自己的行为导致的深渊,这时,最佳的自救方法或许就是悲观——主动地去悲观,不屈不挠地成为深刻的人。

  1981年初春,意大利一份报纸《前进!》的记者马里奥·坦波尼去采访卡尔维诺。那是一个新十年的开始,意大利走过了凌乱的20世纪70年代,见识了政治左翼和右翼之间的惨烈争斗,见识了经济的缓慢爬升、人口向城市聚集,以及消费主义的深入。有关怀的人们都想听听这个国家里最睿智的那些人对此的看法。

版面编辑:解亦盈

视听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