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mini > 专稿作家 > 李大卫 > 正文

达芬奇的白鼬看到了什么|猎读

2022年07月08日 14:16
纽约出版人伊登·科林沃斯的《白鼬看到了什么》,是这段时间受到媒体热议的一本。本书围绕达芬奇的《白鼬仕女图》,展开一些列历史叙事,时间跨度从文艺复兴的米兰,直到我们所处的时代
《白鼬看到了什么》书封
李大卫
文化评论人,生长于北京,其他文字作品有长篇小说《爱情、恐龙和猫》、评论集《天堂的滋味,只要一文钱》等。

  说起西方的现代艺术,很多人都有难于理解之叹。一件作品被认为不可理解,或看不懂,通常是因为难在其中发现自身经验和知识的对应元素,不能引起观赏者的共情。说到这里,想起很多年前的一件事。

  那天,我在博物馆经过维米尔的《珍珠耳环女》。这样一件杰作(或称“北方蒙娜丽莎”),难免会让你驻足片刻。这时一个老人家走过来,悄声说他觉得这个人比毕加索画得好多了。这很正常,就像没有几个非专业人士,会认为勋贝格的无调性音乐比莫扎特好听。回到画本身——一个头戴土耳其式头巾的年轻姑娘,向观众抛来永恒的一瞥,让她成为曝光率最高的艺术品之一。这个形象早已成为核弹级的文化IP,与波提切利的《维纳斯的诞生》、达芬奇的《蒙娜丽莎》,以及梵高的《向日葵》、毕加索的《亚威农的姑娘们》,属于同一级当量。

责任编辑:张帆 | 版面编辑:解亦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