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mini > 专稿作家 > 王芫 > 正文

王芫:焦虑是担心自己供给得不够,我再也不管你了|亲子

2022年07月10日 20:00
这么多年我都没能把自己的价值观灌输给女儿,临阵磨枪恐怕也来不及了。可是以往那么多次都大言不惭地反悔了,再多一次又如何
图:视觉中国

  我女儿是个有很多想法的孩子,想法一多,总会有一定比例蒙对。这本来很正常,但因为我曾经预设自己永远正确,于是这些例外就被她铭记在心,反复引用,无限放大,时常令我深受打击。一旦在争论中山穷水尽,我就会赌气撂挑子:“我再也不管你了。”我女儿则说:“但愿这回是真的。”

  进入12月,随着大学报考截止期临近,报考工作只剩写“个人陈述”一项,我更加频繁地上演“撂挑子又反悔”的戏码。后来,我决心进行供给侧改革,宣布:每天晚上五点到七点是我和你讨论作文的时间。我每天只能抽出两个小时管闲事,多一分钟也不行。改革实行后,每天下午五点我就把自己的工作收起来,专心钓鱼,愿者上钩。当然这意味着我也要对自己进行情绪管理,起码在这两个小时之内不能发火。

版面编辑:解亦盈

视听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