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mini > 话题 > 正文

我如何与患有精神疾病的儿子在被占领区一起生活|亲历

文|Liudmyla Shamrai
2022年08月17日 10:28
在被占领的第一个月,很难理解所发生的一切。我惊慌失措,但希望战争尽快结束。两个月后,有一种我们被遗忘的感觉。我开始歇斯底里,我想死。在我自己的家,在我的故乡,我感到不安全……

  我是那些认为在21世纪永远不会发生全面入侵的人之一。但在2月24日,我早上5点从梅利托波尔市的强烈爆炸中醒来。我们在俄罗斯占领下度过了两个月。我想告诉你,作为一个精神疾病孩子的母亲,我生活在一个“安静”的被占领区中是什么感觉,以及我们的生活发生了多大的变化。

  我们扎波罗热州的村庄里没有敌对行动。我们被进入梅利托波尔和托克马克的俄罗斯士兵包围。随后,他们开始在检查站控制该州城市和村庄的所有出入口。

  直到最后一刻,我仍不敢相信这是一场战争。我记得,我们在那天来到托克马克,要取一些钱。人们在药店和自动取款机前排起了长龙,没人知道发生了什么。当地人开玩笑说:托克马克是一座萧条的城市,不要害怕火箭弹袭击,这里的一切早就被摧毁了。没有人打算撤离,再说去哪里?每个人都在等待接下来会发生什么的信息。例如,如果顿巴斯事态加重,我已准备好在家中安置流离失所者。

责任编辑:徐和谦 | 版面编辑:邓舒方
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