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mini > 专稿作家 > 朱学东 > 正文

朱学东:论蔬食之美,故乡冬日青菜当之无愧|饮食

2023年01月06日 20:00
故乡冬日的青菜,经霜之后,头大帮厚叶肥,看着外形略显蠢笨,但只需洗净加油盐翻炒,却是无上美味。甚至剩菜凉汤拌米饭,也极其鲜美。我曾名之为“碧玉饭”——浇上青菜汤汁,饭色如碧玉
朱学东
作者为自由撰稿人,书评、旅游、美食美酒专栏作者。当过大学老师、公务员,在多家媒体服务过。著有《人民的饮食》《江南旧闻录·故乡的味道》《江南旧闻录·故乡风物长》《老朱煮酒》《愿孩子过好你的世界》等书。

  元旦过后,收到一箱寄自江南的青菜,内有大头青和乌塌菜等,立即清炒了几顿。

  关于故乡的青菜,我写过多次,其中《故乡的大头青》还曾获贵州大曲“记忆的味道”征文特等奖。我原以为不会再写故乡的青菜,但在北京,几次炒青菜吃下来,不由得忍不住又动起笔来。

  青菜是故乡冬日最大宗的蔬菜,也是客寓京城四五十岁以上者冬日最怀念想的菜肴,美味,且便宜,更是童年冬日的味蕾。烧青菜的味道,1995年之前曾弥漫在常州城乡的冬日空中。当年这种味道,在我心中就是常州城乡冬日的味道,至今犹是。

责任编辑:李佳钰 | 版面编辑:邓舒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