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mini > 读书 > 正文

“脏活”与“好人”:双手干净,良心清白,这已是巨大的特权|带着问题去读书

文|埃亚勒·普雷斯
2024年03月19日 08:53
将脏活的责任完全甩给具体的执行者,可能非常行之有效,足以掩盖背后的权力关系以及使脏活常态化的层层共谋。这样做还可以转移人们的注意力,从而忽视了最终决定谁来干脏活的结构性缺陷
《脏活:必要工作的道德伤害》,埃亚勒·普雷斯 著,李立丰 译

  [前记:为什么有些职业既不道德又不体面,还有人抢着做?当工作不再享有尊严,我们是否有退出的选择?在这本讲述职业与不平等的非虚构著作中,作者援引了“脏活”的概念,即社会中不可或缺但被视为肮脏、下作的工作,如屠宰场的移民劳工。这些人无权无势、朝不保夕,还会遭受羞辱与良心谴责。而公众宁愿被蒙在鼓里。本书描述了“看不见的工作”背后,资本如何与权力、技术共谋,塑造了不平等的权力结构,揭示了工作中隐藏道德成本的真相。]

  5月的一个晚上,一位名叫埃弗里特·休斯(Everett Hughes)的美国人登门拜访了法兰克福的一位德国建筑师。那是1948年,与德国其他地方一样,法兰克福也满目疮痍。饱受战火蹂躏的林荫大道两旁,尽是些破败不堪的别墅。在盟军对纳粹发起的空袭中,这里曾反复遭受轰炸,整个街区几乎被夷为平地。几个星期前,休斯曾和同伴开车在市中心坑坑洼洼的街道上穿行,试图寻找店面和住宅侥幸得以保全的街区。折腾了半天,他们最终放弃了。休斯在日记中写道:“这里的房子不是被掀了房顶,就是整体垮塌。满眼都是残垣断壁。”休斯来法兰克福显然并不是为了考察废墟的。身为芝加哥大学社会学教授,他此行的主要任务是完成一个学期的海外教学。休斯出生于1897年,是罗伯特·帕克(Robert Park)的高徒。帕克记者出身,曾担任布克·T.华盛顿的助手,也是芝加哥社会学派的掌门人之一,该学派强调直接观察在帕克所谓“人类生态学”研究中的独特价值。休斯是个敏锐的观察者,钟情于文学,善于从看似孤立的微小事件细节中总结出广泛的模式。田野调查途中,休斯笔耕不辍,在日记或随笔中记录下可能会在学术研究中有用武之地的灵感火花。

责任编辑:李佳钰 | 版面编辑:邓舒方
推广

财新网主编精选版电邮 样例
财新网新闻版电邮全新升级!财新网主编精心编写,每个工作日定时投递,篇篇重磅,可信可引。
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