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mini > 专稿作家 > 朱学东 > 正文

朱学东:夏日笋瓜|饮食

2024年06月08日 08:30
在大鱼大肉大酒重油美食普及之后,像笋瓜一类过去我不爱的食材,迅速成为餐桌亮色,为一众食客追捧,这是时代之变。既有美食观的时代之变,也有健康养生观的时代之变

  2024年6月1日雨夜,福建宁化山乡一个教授朋友家宴,上了一道杏黄色的瓜片炒肉,教授特意考问:“谁认识这是什么菜?”

  “笋瓜。”我脱口而出。

  前些天整理江南夏日蔬果思路,想到小时候家里栽种如今已不见的笋瓜,我在随手的记事簿中即写下了笋瓜之名。

  最初勾起我对于笋瓜的回忆的,是去年读李昕升《食日谈》时。若不是他在此书中提到,笋瓜早已被我淡忘。

  据说有种说法,北瓜就是笋瓜,笋瓜瓜白,称白瓜,流传过程误作北瓜。

  那晚尝过之后,我认为就是小时候夏天常吃的笋瓜。随后,宁化的朋友拿出两个圆桶状的瓜,白中泛着微黄,颜色如杏,完全就是我记忆中的笋瓜模样。

责任编辑:李佳钰 | 版面编辑:解亦盈
推广

朱学东
作者为自由撰稿人,书评、旅游、美食美酒专栏作者。当过大学老师、公务员,在多家媒体服务过。著有《人民的饮食》《江南旧闻录·故乡的味道》《江南旧闻录·故乡风物长》《老朱煮酒》《愿孩子过好你的世界》等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