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mini > 读书 > 正文

《白幡》中的乐骥:有城府,无胸怀|猎读

文|怡琳
2024年06月22日 20:00
“有城府”,即他的聪明多用于揣摩各种关系、利害,用于事到临头的见风使舵、应对转圜;“无胸怀”,则因视野狭隘,将诸种不顺均归结为别人给自己“穿小鞋”
《楼阁图》,南宋 李嵩。《白幡》中,乐骥是一个让人印象深刻、回味良久的人物。图:克利夫兰艺术博物馆

  在苗棣的历史传奇小说《白幡》中,乐骥是一个让人印象深刻、回味良久的人物。甚至在“天顺三部曲”整个系列中,乐骥也是塑造得最具典型性和真实感的人物之一。作为古代“精致利己主义者”的代表,乐骥完全可以跻身于小说中古代官场人物典型长廊,供读者细细咂摸评析。

  虽然关于乐骥的内容只占了卷三一卷的长度,他在整部小说的情节发展中却发挥着关键的作用:将曹福来妻子出首告曹福来发疯私自出京消息告知汤序、同时透露寇深与逯杲勾结的是他,这一行为直接促成曹家赶在锦衣卫前私抓了曹福来;想出曹家手中掌握的李斌案“反证”是杨大娘所带的《灵枢》、并将此告知寇深的也是他,这一举动直接导致了《灵枢》被盗、杨怀忠翻案无望屈死;将寇深、逯杲有曹家账册且寇深藏有东宫印鉴的《资治通鉴》告知大太监刘永诚的还是他,这些消息最终导致了曹钦起兵、逯杲被杀;而最后,凭借一个“恰逢其时”的喷嚏,暴露寇深藏身处,直接将寇深推向死亡的也是这位乐御史。可以说,《白幡》中最重要最关键人物的死亡都有乐骥的“功劳”。

责任编辑:李佳钰 | 版面编辑:解亦盈
推广

财新网主编精选版电邮 样例
财新网新闻版电邮全新升级!财新网主编精心编写,每个工作日定时投递,篇篇重磅,可信可引。
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