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mini > 人文 > 正文

我和布达佩斯新生的北京老炮儿|故事

文|刘爽
2024年06月23日 11:07
同一个大院儿长大,一个求学匈牙利,一个求学美国。半个世纪倏忽而逝,此刻相聚在布达佩斯纽约咖啡馆,是命运的安排,也是岁月的馈赠

  选择布达佩斯开启今年第三次欧洲游,其实有两个原因:第一,争取尽快打卡所有欧洲经典名城。第二,见一见相识五十余年、四年多没见的神奇哥们儿。

  我们见证了彼此穿开裆裤的幼儿园时期,又携手并肩走过懵懂的小学,读中学时虽然各奔东西,但缘份牵扯仍还住在一个大院儿,一起玩耍着挥霍青春。

  记得高二那年暑假,我、他、两个院里大学刚毕业回来过暑假的大哥,还有一个院儿里刚刚考上大学德智体美样样全能的小姐姐,五人成团,不听家长劝阻,用这哥们老爸从匈牙利留学带回来的帐篷(那在上世纪80年代中绝对算个稀缺的物件儿),来了一个自行车往返房山十渡四天三夜之旅。旅行归来,我们哥四个相差四五岁的兄弟,被年龄居于我们几个中间的小姐姐弄得神魂颠倒。还记得在夕阳下,有哥们儿对着十渡空谷一句句大声喊着“我爱你” ,那炽热着,滚烫着的,似懂非懂的爱的宣言悠悠回荡,惊鸿起,万物生。对那个时代的年轻人,美国的一切都是图腾,我们痴迷于传看的《飘》也被她分了角色一一对应,她以郝思嘉自居,这哥们儿是白瑞德,咱是卫希礼。在文学和现实世界的穿越中,我们被折磨,被唤醒,被释放……痛,并快乐着,那是青春的肿胀,燥热的狂欢。

责任编辑:李佳钰 | 版面编辑:邓舒方
推广

财新网主编精选版电邮 样例
财新网新闻版电邮全新升级!财新网主编精心编写,每个工作日定时投递,篇篇重磅,可信可引。
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