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mini > 艺术
看《天下第一楼》,咂摸老北京味儿|观剧

看《天下第一楼》,咂摸老北京味儿|观剧

2024年07月20日

《天下第一楼》这部戏的好,归结到一点,只在一个“散”字:世间好物不坚牢,彩云易散琉璃脆

困在时间里的父亲:爸爸可否不要老?|观剧

困在时间里的父亲:爸爸可否不要老?|观剧

2024年07月19日

“《父亲》不是为了讲述我自己故事,很遗憾,每个人都与这个主题有关。大家都有祖母或者父亲,将来也可能会被迫面对这痛苦的病症,当你爱的人逐渐迷失时你该怎么办”

看见|“武侠影后”郑佩佩离世 曾出演《唐伯虎点秋香》《卧虎藏龙》

看见|“武侠影后”郑佩佩离世 曾出演《唐伯虎点秋香》《卧虎藏龙》

2024年07月19日

谁能共情《抓娃娃》的富豪式“吃苦”笑料?|影视

谁能共情《抓娃娃》的富豪式“吃苦”笑料?|影视

2024年07月17日

如果没有人被彻底救赎,没有人寻回他们失去的东西,那喜剧就谈不上创造了真正的快乐

《我的阿勒泰》:“内卷”时代的远方想象|影视

《我的阿勒泰》:“内卷”时代的远方想象|影视

2024年07月13日

以自然风景勾起乡土回忆,以温柔情感抚慰现实焦虑,以质朴人情填补心灵黑洞,从而成为当代人疲惫生活中寄托想象的心灵绿洲

为什么是《小小得月楼》?|影视

为什么是《小小得月楼》?|影视

2024年07月12日

恐怕正是“都市爽文”特质,让这部电影成了当时观众精神宣泄的一种渠道。40年前与40年后,都是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故事类型

完全柴可夫斯基|爱乐

完全柴可夫斯基|爱乐

2024年07月12日

三大经典舞剧音乐《天鹅湖》《睡美人》《胡桃夹子》,旨在向作曲大师柴可夫斯基致敬

三星堆人梳什么头型?|观展

三星堆人梳什么头型?|观展

2024年07月09日

“笄发社群有可能掌握神权、从事原始宗教职业,他们构成了三星堆王国祭司或巫师一类的神权贵族集团;与此相对应,三星堆统治阶级中的辫发族,或许更多是从事行政事务并掌握军事权力的世俗贵族集团”

黄永玉新作展:如此漫长,如此浓郁|观展

黄永玉新作展:如此漫长,如此浓郁|观展

2024年07月04日

黄永玉生前为筹备百岁画展,专门创作了一批中国画,此次展出近160件作品,展示黄永玉晚年的创作状态和艺术追求

时隔9年出续作,《头脑特工队2》为何能给成年人安慰?|影视

时隔9年出续作,《头脑特工队2》为何能给成年人安慰?|影视

2024年07月04日

《头脑特工队》不属于那种悬浮空中的童话,成长的残酷性并不是需要讳莫如深的秘密。不必怪罪不够完美的自己,因为你是复杂的你,而情绪永远爱你

《来福大酒店》:愿求世间多安乐|影视

《来福大酒店》:愿求世间多安乐|影视

2024年07月03日

我们投出的每一分善意,都让这人世间多些安乐

《回忆》:每个人都精神残缺,却极力掩藏|影视

《回忆》:每个人都精神残缺,却极力掩藏|影视

2024年07月02日

世上不是只有完美的爱情才动人。两个对未来已然失去希望的中年人,不用再掩藏自己的残缺。无论他们的情爱是否转瞬即逝,也还是带来一种圆满感觉

如何从内心深处真正接受现实?|观剧

如何从内心深处真正接受现实?|观剧

2024年06月29日

人应该怎么面对“失去”?即使知道没有任何彻底战胜它的希望,是否还应该与之抗争?又或者说,接受现实是否就能带来慰藉?如何才能从内心深处真正地接受?

看见|“白玉兰奖”《繁花》成最大赢家 胡歌、周迅获最佳演员

看见|“白玉兰奖”《繁花》成最大赢家 胡歌、周迅获最佳演员

2024年06月29日

《繁花》共入围包括最佳电视剧、最佳导演在内的九个奖项

艺术与经济:颜磊的《打脸理论》|观展

艺术与经济:颜磊的《打脸理论》|观展

2024年06月26日

最近几年常听到关于《广场协议》的讨论,同时也看到“打脸理论”这个概念,直觉是两者之间有一种有趣的联系,于是决定把它们结合在一起,通过雕塑和装置作品来探讨这个话题,有一种诗意被视觉化的感觉

《机器人之梦》:我们曾共有一首歌的时间,那便足够|影视

《机器人之梦》:我们曾共有一首歌的时间,那便足够|影视

2024年06月26日

在没有对白的故事中,音乐是情感和回忆的开关,可以穿越时间的缝隙,把观众拉回绚烂热烈的夏日,拉回彼此交付的亲密过往,拉回20世纪80年代那个繁华又落寞的纽约,那也是导演巴勃罗如主角一般,怀揣电影之梦、在纽约孤独游荡的个人记忆

【会员专享】荷风慈善晚宴演出欣赏(视频)

【会员专享】荷风慈善晚宴演出欣赏(视频)

2024年06月25日

慈善晚宴共呈现8首曲目,其中,《田埂五月风》为北京荷风艺术基金会主题曲,另外还有《让我们荡起双桨》《中国花鼓》《梁祝》《D大调第三管弦乐组曲,BWV 1068-第二乐章》《第二圆舞曲》《越人歌》《今夜无人入睡》

《但愿人长久》:何处春江无月明?|影视

《但愿人长久》:何处春江无月明?|影视

2024年06月24日

疏离与分别,亲近与重聚,千里万里,都在心里

喜剧的尽头是恋爱|影视

喜剧的尽头是恋爱|影视

2024年06月23日

下面的问题是,谈完恋爱怎么办?结完婚怎么办?故事结束了,皆大欢喜,但钱还挣不挣了?

《狗阵》:嗅到重生的火苗,一人一狗再上路|影视

《狗阵》:嗅到重生的火苗,一人一狗再上路|影视

2024年06月21日

“像影片中的西北小镇,比比皆是,但又人迹罕至。每一面墙和建筑物都有历史的温度,在说着话,而电影有责任传递这种真实。”管虎说。

柏林爱乐12把大提琴|爱乐

柏林爱乐12把大提琴|爱乐

2024年06月20日

“12”是个神秘的数字,代表着完美和圆满。柏林爱乐乐团的大提琴手们,组成了独一无二的12把大提琴组合

《世界的阿菊》:世界是生生不息的圆|影视

《世界的阿菊》:世界是生生不息的圆|影视

2024年06月17日

所谓世界的“圆”,不只在于形状,更在这生生不息的循环状态。如此,世界才无始无终,常新不灭。电影讲“阿菊的故事”,而她是“世界的阿菊”,人多么微不足道,都是自然循环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陈燕妮:连看两场纽芭排练|亲历

陈燕妮:连看两场纽芭排练|亲历

2024年06月17日

看纽芭排练,最大唏嘘是对挥汗如雨掩盖下低薪人生的深切目睹。他们所求赞助胃口之小令人难忘,舞台上在生涯中埋头腾跳的陈镇威他们,也让我忽然觉得自己的此生来路充满功利

纪录片导演范俭:挖一口深井,让观者看到地层深处|专访

纪录片导演范俭:挖一口深井,让观者看到地层深处|专访

2024年06月16日

拍摄余秀华,让范俭觉得“特别过瘾”:不用借余秀华去讲某一类人的处境,“我就想见识她的独特、她的丰满、她的复杂”

《乘船而去》:蓦然回首,万里行舟|影视

《乘船而去》:蓦然回首,万里行舟|影视

2024年06月14日

阿瑾已经变成周老太,她放得下一切,唯独对自己曾为童养媳的身份视作毕生之痛。周老太曾乘船而来,如今即将乘船而去,女儿阿真和儿子阿清在陪伴中,寻找着自己的航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