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1111111
财新通行证
T中

张宗子:做学问写文章,归根结底是一件老老实实的事

文|张宗子
2021年11月26日 20:00
张宗子
张宗子

作家。

纪昀以撰写四库提要的千钧之力,作数百字的小说杂谈,牛刀割鸡,得心应手。他的笔记可作为故事读,也可作为做学问和写文章的经验读
news 原图 纪昀在《姑妄听之》序中说,他天性孤僻,不好交游,但勤奋惯了,闲不下来,但有余暇,不是读书,便是写作。图/视觉中国

  十多年来,一直想买一套《四库全书总目提要》,总不能如愿。影印本读来吃力,我没那个耐心。虽然在网上找到电子版,只能当工具书,偶尔查一查。好在如今出版的古籍,多附有四库提要,把书的来历和优缺点说得清清楚楚。这些说明,对于读唐宋以后的笔记更加重要,因为笔记中常有不可靠的记载,读者以假为真,那就真的是尽信书不如无书了。所谓提要,提纲挈要,要言不烦,决非一般人做得了的。纪昀那样的学者,将来也许还有,但我们是赶不上了。

  纪昀在《姑妄听之》序中说,他天性孤僻,不好交游,但勤奋惯了,闲不下来,但有余暇,不是读书,便是写作。他说自己这辈子,三十岁前,用力于考证,所坐之处,典籍环绕;三十以后,专心作文,欲与天下人争一短长,经常彻夜构思;五十岁以后,受命纂修《四库全书》,重回考证的路上去。再以后,人老了,无复早年的精力和意气,但还时时拈笔,追记往日的见闻,以为消遣。《姑妄听之》杀青,他已年近七十,宦海浮沉几十年,看透世相,对于古往今来之事,能够平心而论。


版面编辑:邓舒方

财新网所刊载内容之知识产权为财新传媒及/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未经许可,禁止进行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等任何使用。

如有意愿转载,请发邮件至hello@caixin.com,获得书面确认及授权后,方可转载。

推荐阅读
财新移动
说说你的看法...
分享
取消
发送
注册
 分享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