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mini > 旅游
坐着轮椅看世界:韩国街头的一次偶遇|纪行

坐着轮椅看世界:韩国街头的一次偶遇|纪行

2024年05月11日

我听她说出了一句生硬但清晰的中文:“我—帮—你?”我一下子明白了,原来是她见我一个人推着轮椅在游荡,便问我是否遇到了麻烦,是否需要帮助。我的心里一阵温暖

锦州义县奉国寺:慕《一代宗师》,叹千年古刹|纪行

锦州义县奉国寺:慕《一代宗师》,叹千年古刹|纪行

2024年05月09日

经历上千年风雨,辽代木构建筑现存仅八座,多位于燕山以南;其中,山西大同三处、河北两处、天津两处,独奉国寺大雄殿遥伫东北,历经改朝换代、多次战火,仍坚挺不倒

这样的巴黎啊|纪行

这样的巴黎啊|纪行

2024年04月30日

陈旧与华丽、安静与喧闹、现代与历史、多元与冲突,就这样交织在巴黎的上空,让人难以想像这就是即将举办2024年夏季奥运会的巴黎

坐着轮椅看世界:澳门人的公民意识|纪行

坐着轮椅看世界:澳门人的公民意识|纪行

2024年04月22日

我在澳门的时间虽然短暂,但从偶然遇到的老、中、青三位澳门人身上,看到他们是那么心态阳光、行为积极,让我这个匆匆过客有如沐春风之感

帝王乡里的美食城——徐州48小时|纪行

帝王乡里的美食城——徐州48小时|纪行

2024年04月09日

探访以“穷游胜地”和“美食之城”在社交媒体上走红的苏北城市

坐着轮椅看世界:沉醉在加莱的花丛中|纪行

坐着轮椅看世界:沉醉在加莱的花丛中|纪行

2024年04月08日

尽管坐在轮椅上,我仍想要冲破束缚,走出狭小的空间。加莱,这个陌生的异国之城,给我惊喜不断。法国人实在太喜欢种花了,满街的鲜花把古老的城市点缀得春意盎然,生机勃勃

陈燕妮:这一夜假装睡树上|纪行

陈燕妮:这一夜假装睡树上|纪行

2024年04月02日

时间都还不够匆匆领略“假装”这种噱头的前世今生。很快迎来夜半更深,可见可闻之处,林涛诡异作响,周天乌漆麻黑。唯一能做的就是锁紧前门,听树上不明诸物偶尔坠落惊悚地敲击屋顶

重返所爱:墨西哥亡灵节,现实版寻梦环游|纪行

重返所爱:墨西哥亡灵节,现实版寻梦环游|纪行

2024年04月01日

墨西哥人把亡灵节过得像狂欢节一样,从根本上源自他们对于死亡所具有的豁达态度

陈燕妮:搓顿纽约米其林|纪行

陈燕妮:搓顿纽约米其林|纪行

2024年03月30日

去纽约,得以频繁旁证百年米其林的一本正经,偏执的坚持也是理念的伸张

日本关东行札记:中央大厅的空铜像基座|纪行

日本关东行札记:中央大厅的空铜像基座|纪行

2024年03月23日

日本目前施行的宪法是1946年麦克阿瑟强加给他们的新宪法,中央大厅已树立三尊铜像均为明治宪法的重要参与者,第四个空着的铜像基座却没有留给战后新宪法,意味深长

新加坡的热与冷|纪行

新加坡的热与冷|纪行

2024年03月22日

近距离观察新加坡,先是直接遭受了从早到晚的湿热蒸煮,而在以居民身份经历柴米油盐之后,我感觉它更像是一处巨大的迪斯尼世界:高科技,高效率,同时等级森严,充满矛盾、压抑、无奈和牺牲

浓情尼泊尔:失落的世界|纪行

浓情尼泊尔:失落的世界|纪行

2024年03月13日

幸福是一种能力,就存在于我们自己的身体中,这是我在尼泊尔简陋的竹制秋千把我高高送上天时领悟到的

坐着轮椅看世界:我的马六甲海峡之行|纪行

坐着轮椅看世界:我的马六甲海峡之行|纪行

2024年03月11日

我在外国旅行最大的体会是,他们对残疾人的关怀和照顾真是无微不至,处处让残疾人优先。残疾朋友的很多顾虑在国外反而根本不是问题

面纱徐落:女性视角的沙特纪行

面纱徐落:女性视角的沙特纪行

2024年03月08日

那些蒙面黑纱女,在各种现代化公共场所无处不见的黑影,仍然不断撞击我的内心。什么时候,沙特女性才会掀开面纱来面对这个色彩斑斓的世界呢?

莱茵河上话古今|纪行

莱茵河上话古今|纪行

2024年02月26日

“莱茵河是一条神秘的河流,莱茵河是主教们的河流,莱茵河是僧侣们的河流⋯⋯宗教在这里也更能起到敦化民俗的作用”

斯里兰卡携父母全家游终极指南(附攻略)|纪行

斯里兰卡携父母全家游终极指南(附攻略)|纪行

2024年02月19日

佛与僧,山与茶,海与浪

日本流浪汉存在之意义|荒川河畔的原住民⑮(完)

日本流浪汉存在之意义|荒川河畔的原住民⑮(完)

2024年02月08日

我愿日本流浪汉和流浪文化能继续存在。不求阐扬光大,只望禅留人间

陈燕妮:江南Style路口的当铺|纪行

陈燕妮:江南Style路口的当铺|纪行

2024年02月05日

当铺临街,建筑单薄。正对着主干道斑马线一面的侧门被在拦腰位置贴了白纸,显然是不愿让人看到里面的一点一滴,算是家道中落者的最后遮羞

老妈妈为何不申请生活保护?|荒川河畔的原住民⑭

老妈妈为何不申请生活保护?|荒川河畔的原住民⑭

2024年02月04日

儿子不在身边,好几天电话也联系不上,所以老妈妈也顾不上日本人不给别人添麻烦的美德了,大周末的把我叫出来听她讲心里话

与老妈妈重逢|荒川河畔的原住民⑬

与老妈妈重逢|荒川河畔的原住民⑬

2024年01月31日

我很想为她做点什么,买一双高筒雨鞋送给老妈妈吧

一言难尽道古巴|纪行

一言难尽道古巴|纪行

2024年01月29日

进入历史新阶段的古巴,仍没有摆脱计划经济体制,没有解决经济问题,物资短缺依旧较为严重

古巴:封闭数十年后的放开|纪行

古巴:封闭数十年后的放开|纪行

2024年01月28日

今日的古巴,在被历史与政治尘封数十年后,正在向外界敞开它的怀抱

流浪兄弟情再深,也会迎来分手那一天|荒川河畔的原住民⑫

流浪兄弟情再深,也会迎来分手那一天|荒川河畔的原住民⑫

2024年01月26日

桂对齐藤的不辞而别虽有不满,但还是用了一整天工夫整理了齐藤留下的所有物品。不仅如此,桂开始反思自己,当初叫齐藤搬到这边来是不是一个错误?

流浪兄弟,手足情深|荒川河畔的原住民⑪

流浪兄弟,手足情深|荒川河畔的原住民⑪

2024年01月22日

不是所有流浪汉都君子之交淡如水,也有手足情深甜蜜蜜的。桂和齐藤就是这样的一对儿

日本人如何看待流浪汉?|荒川河畔的原住民⑩

日本人如何看待流浪汉?|荒川河畔的原住民⑩

2024年01月20日

在日本,很少有人愿意搭理这些流浪街头、无家可归的人,更没有人专门在书上写他们的事情。日本人普遍认为他们之所以变成流浪者,是他们自己的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