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mini > 生活 > 正文

猪头如果做得好,还是相当可吃的|饮食

2021年10月02日 11:00 来源于 财新网
可以听文章啦!
猪头不受待见,与人们的观念很有关系。背负着这等恶名,一般人谁还愿意在餐桌上与其建立战略伙伴关系
其实,猪头如果做得好,还是相当可吃的,且不说营养成分和味道,其分量就远比鸡头鸭头之类的足实。图/视觉中国

  文|汪朗

  中国人研究吃之深入,敢称天下第一。

  一是吃得全面,凡可入口之物,绝难漏网,就连蚂蚁蛇蝎都可上席;二是吃得彻底,一物但凡能吃,便要从主体到枝节处处搜剔,细细品尝。就拿鸭子说,鸭肉之外,鸭头鸭掌,鸭肫鸭肝、鸭肠鸭胰、鸭心鸭血,都要烹而食之。全聚德的全鸭席是为经典。七七八八吃下来,所剩的大约只有鸭毛了。

  中国人于吃为何如此精进?不清楚。有人比较中国与日本饮食差异后忽然明白:日本于男女关系上向来比较开放,因此在吃上面就不够讲究;而中国因社会对男女之情看管较严,一般人只好在吃喝上用功,遂成就了世界烹饪大国的地位。食色性也,不许逐色便要征食,此消而彼长,这似乎很有说服力。但东洋之外,西边偏偏还有个法兰西,求食求色两不误,全都够水平。看来,找到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结论还挺难。

责任编辑:李佳钰 | 版面编辑:邓舒方
财新私房课
好课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