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mini > 人文 > 正文

琳姑姑米寿|故事

文|俞宁
2022年09月06日 20:00
马丁姑父的家庭是犹太裔;琳姑姑的家庭是德国裔;把我们算进布隆姆家之后,又添了华裔。这个大家庭的文化融合还真得费些力气
1988年,琳·布隆姆教授和作者在康涅狄格大学成为师生;30多年下来,真处出一家人的感觉。

  几个月前,成儿给我打电话,说:“爸,马丁伯伯去世了。”

  这件事我从电子邮件里已经得知,没觉得儿子会特意来电话告诉我一次。

  成儿来美国的时候未满四岁。我和妻费了不少力气,帮助他保持了口头汉语的能力,但有些地方他因偷懒而用词不够准确,而他不犯懒时,就能说得比较得体。比如上面的短句,“去世”就很得体;而马丁伯伯则不仅用错了词,而且弄混了关系。

  我读博的导师叫琳·布隆姆(Lynn Bloom),是著名散文家、传记作家、文体研究专家。她的丈夫是我校人类学系的教授,叫马丁·布隆姆(Martin Bloom)。我在康涅狄格大学英文系读博,一直靠教大学新生英文作文来获取报酬,维持自己学习、生活的费用。

版面编辑:邓舒方
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