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mini > 专稿作家 > 米琴 > 正文

米琴:《极花》中的女二号和女三号

2022年05月23日 13:52
三位妇女都被迫接受了自己被奴役的现实,因为她们无处申诉,也没人给她们做主。然而,三位妇女都对曾残害自己的男人产生感情这一点,就太匪夷所思了
《极花》书封
米琴
留美比较文学博士,曾在美任教。中文著作有《爱情十九谭》《人生与社会思辨录》等。从2011年起为财新网撰写“名著的启示”专栏。

  在上一篇评论《极花》的文章中,笔者分析了小说对女主人公胡蝶的描写。[1]本文着重讨论女二号麻子婶和女三号訾米。小说对这两个人物的描写,与对胡蝶的描写如出一辙,都是以血泪控诉始,以男女情爱终。

  麻子婶是家暴牺牲品。在小说里她第一次出场就诉苦她男人又打她了,还“咒她男人几时得个黄疸渴症绞肠痧死了便不祸害她了”。她男人“是半语子,说话说得不完整,和她吵架吵不过了,手里拿着什么就拿什么打她。麻子婶常鼻青脸肿地出来骂半语子白日嫌饭没做好打她,黑来强迫着要她生孩子又打她。” 麻子婶甚至还发狠说:“一到晚上,我真想把他那老东西齐茬剪了!”这些描写让人感觉麻子婶苦大仇深,因此结尾处她对丈夫的深情让人难以置信。

责任编辑:张帆 | 版面编辑:邓舒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