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mini > 专稿作家 > 李大卫 > 正文

毕加索50年祭:没有毕加索的时代,只有时代的毕加索|纪念

2023年04月11日 11:14
现在的毕加索展览,早已失去了以往那种爆棚式的票房号召力。他被无数人打卡或是研究,但很少被由衷喜爱
资料图:毕加索。图:George Stroud/视觉中国

  到笔者终稿时,西班牙现代画家巴孛罗·路易斯·毕加索去世50周年纪念日还没有过去。今年的文化纪念日不少,这是其中分量比较重的。各大博物馆都有特展,从画家的故乡马拉加,到他曾经求学的巴塞罗那、马德里,更不要说他一生的主要活动舞台巴黎。意大利大地艺术家达里奥·干巴林还用拖拉机,在维罗纳附近一片荒地上犁出一幅毕加索肖像。

  当代艺术中心纽约,自然也不会错过这个机会,不止一个相关展事将在各大博物馆举办。其中古根海姆的《青年毕加索在巴黎》,主打作品是《煎饼模仿》。这是画家初到巴黎时的作品。磨坊当时早已改建成娱乐场所,成为雷诺阿到图卢兹—劳特列克等众多画家笔下的常见主题。从毕加索这幅早期作品当中,不难看出前辈画家的影响。画中的磨坊风车,今天还能在蒙马特高地看到。现代艺术博物馆的《毕加索在枫丹白露》,则围绕馆藏的名作《三个乐手》,专注于画家致力于所谓“合成立体派”的一个特殊时期。

  细心的观众应该注意到,现在的毕加索展览,早已失去了以往那种爆棚式的票房号召力。仅以2010年大都会博物馆的毕加索大展为例。与此同时,一种反传统的叙事也开始出现。为布鲁克林博物馆策划今年夏天的《毕加索1973至2003》的澳大利亚艺人汉娜·盖兹比,就曾表示她对毕加索的强烈憎恶,将其视为唐纳德·特朗普和哈维·韦恩斯坦的一丘之貉。由此,我们也可以强烈感到文化精神的变迁。

责任编辑:张帆 | 版面编辑:邓舒方

视听推荐

文化评论人,生长于北京,其他文字作品有长篇小说《爱情、恐龙和猫》、评论集《天堂的滋味,只要一文钱》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