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mini > 专稿作家 > 李大卫 > 正文

抗疫时期的女沙皇|猎读

2022年04月20日 08:41
早年间十六七世纪接种风险很大,是否会导致重症谁也说不准,要是用在大人物身上,脑袋直接拴腰带。近日英国刚出版了记者出身的史学家露西·沃德的《女皇和英国医生》,就讲到这件事
《女皇和英国医生》书封
李大卫
文化评论人,生长于北京,其他文字作品有长篇小说《爱情、恐龙和猫》、评论集《天堂的滋味,只要一文钱》等。

  自古应对瘟疫之道,大体有二:隔离病患,或是健康人逃离疫区。它们之间的区别在于,前者属于公共措施,后者则是人的自救手段。自救需要能力和资源,后果是社会不平等加剧。《十日谈》中的年轻男女,从黑死病肆虐的佛罗伦萨,避居费耶索莱的山间别墅,自然不是贫家子弟。隔离则需要政府有所作为,但效果如何,是否一视同仁地处置所有人,也都是问题。

  在检疫隔离一词(quarantena,意为40天)的发源地威尼斯,泻湖中有个老拉扎雷托岛,位置就在主岛和丽都岛之间。岛名来自《路加福音》中讲到的乞丐拉撒路,不是冷僻的梗,兹不详述。从15世纪到17世纪初的200余年,这里住过大批麻风病人,黑死病大流行期间,外来者要在此隔离居住40至50天。很难想象,在防控远非精准又无特效药的条件下,会有多少健康人在高密度的监禁环境中遭受感染。

责任编辑:张帆 | 版面编辑:邓舒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