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mini > 专稿作家 > 李大卫 > 正文

救人以自救:西方史上的超级富豪|猎读

2024年01月26日 16:03
在贬抑富人这一点上,中西之间的不同之处在于,帝制中国的权贵阶级视其为公序良俗的威胁,而在基督教世界,过度聚敛财富,也是道德上的罪孽
《当诸神置身庸众当中》书封

  奥格斯堡有一座谢茨勒宫,是巴伐利亚的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也是当地主要博物馆之一。那里可以看到阿尔布莱希特·丢勒绘制的一幅肖像,画上的人物叫雅可布·福格尔。笔者从一本书上看到,这个16世纪的企业家是欧洲历史上的首富;其家族资产曾经占到全欧总额的千分之二。

  今天的人对超级富豪,经常抱有一种宗教式的崇拜,除了谁最有钱,还要知道有多少钱。说到福格尔,具体的财产统计要问专家,但至少我们知道,当年梵蒂冈重建圣彼得教堂时,就是从他那里筹款。教宗良十世为还贷发行赎罪券,成为马丁路德宗教改革的导火索之一。罗马教廷的瑞士卫队,也是由他出资组建,并由米开朗基罗设计制服。作为商人,他与教、俗权力均有勾结。在前现代社会,只要特权的荫蔽有助其生产再生产,资本就会积极攀附。

责任编辑:张帆 | 版面编辑:邓舒方
推广

李大卫
文化评论人,生长于北京,其他文字作品有长篇小说《爱情、恐龙和猫》、评论集《天堂的滋味,只要一文钱》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