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mini > 专稿作家 > 李大卫 > 正文

再遭背叛的卡夫卡遗嘱|猎读

2022年05月27日 07:54
卡夫卡死于肺病之前,曾委托布罗德焚毁自己的手稿,所幸受托人没有遵嘱予以执行,我们才读到这些20世纪最杰出的文学作品
《卡夫卡的素描》书封
李大卫
文化评论人,生长于北京,其他文字作品有长篇小说《爱情、恐龙和猫》、评论集《天堂的滋味,只要一文钱》等。

  美国作家乔伊丝·卡罗尔·奥茨曾在《卡夫卡的天堂》一文中论及卡夫卡的《变形记》,将这篇小说的主角,即变成了甲虫的推销员萨姆沙死后,全家人回到原有生活轨道的处理,归结为一种喜剧性的结尾。

  这里,喜剧一词的用法大概符合其古典定义,即亚里士多德所说的,模仿劣于常态的人。虽然少了阿里斯托芬式的猥亵成分,但总算给出一个大团圆结局,虽说主人公被排除在外。这也表现出卡夫卡无法归类的特性。但也正因为如此,它很难让一个现代人笑得出来。近日一本将要面世的新书《卡夫卡的素描》,恰好透露出这位作家具有的另一种喜剧气质,起码不像他的文字作品那样Kafkaesque(卡夫卡式的)。

责任编辑:张帆 | 版面编辑:邓舒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