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mini > 专稿作家 > 朱学东 > 正文

朱学东:咸菜烧豆腐|饮食

2022年12月09日 20:00
腌咸菜在中国的历史比豆腐更久远,它既是中国传统的菜蔬存储之法,也是一种传统之味,与豆腐都是千年修行之物,道行高深,两种精怪之物相遇,味道变化多端
朱学东
作者为自由撰稿人,书评、旅游、美食美酒专栏作者。当过大学老师、公务员,在多家媒体服务过。著有《人民的饮食》《江南旧闻录·故乡的味道》《江南旧闻录·故乡风物长》《老朱煮酒》《愿孩子过好你的世界》等书。

  “中国的豆腐也是很好吃的东西,世界第一!”

  瞿秋白在《多余的话》的结尾处这句关于豆腐的感慨,简直就是神来之笔。我读时将它视为对生活的留恋。秋白的故乡常州,豆腐也很有名。如今,常州的横山桥豆腐,俨然成了常州豆腐的标志产品。汪曾祺先生在《豆腐》一文中,虽然写到“中国豆腐的做法多矣,不胜记载”,却对林斤澜喜欢用青蒜拌豆腐感到不解,他认为只有小葱拌豆腐才好。汪先生虽然是美食名家,但这确实是他没有吃到过真正好的青蒜拌豆腐的偏见。我小时候非常喜欢冬夜用刚做出的热气腾腾的豆腐浇酱油拌新切碎的青蒜,那种味道,即使远走天涯海角,即使鬓毛已衰,也永难以忘怀。

责任编辑:李佳钰 | 版面编辑:邓舒方

视听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