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mini > 专稿作家 > 朱学东 > 正文

朱学东:故乡的咸肉|饮食

2024年01月26日 11:29
“除了朱学东,谁还能理解一块咸肥肉,就一口新米饭的那种美好滋味?”同乡兄弟曾这样评价我对咸肉饭的热爱,他们又何尝不爱!如今我满头斑驳,依然酷爱旧时故乡各种食物
咸肉茨菇青蒜

  新年刚过,江阴的朋友给我寄了些年货,其中有两块咸肉,是用五花肉腌的。一拆封,我熟悉的咸肉香味就飘散开,非常正。这些天,我每天不是煮米饭时切几块咸肉放米里煮咸肉饭,就是把咸肉切细条加青菜做咸肉菜饭,或者咸肉丝炒青蒜,或者咸肉丝炒尖椒……夫人是老北京,不习惯我这种口味,问:天天吃,你不厌么?

  当然不会厌烦。咸肉是我童年的味蕾记忆,是我的至爱。我就好这样的味道,远超过对腊肉熏肉一类的热爱。

  咸肉是故乡旧物,是鲜肉用盐腌制而成,故称咸肉,流行于江浙。与云贵川桂湘鄂赣等地的腊肉熏肉制作方法不同,但逻辑一样,都是为了便于储存,也可方便携带。不过,咸肉却比腊肉熏肉滋润,相形之下,腊肉熏肉有点干柴,当然,也会比腊肉熏肉咸一些,旧法是用淘米水清洗,可以去咸。久藏是为了能当菜吃得更久,尤其在缺少荤物和油时,咸肉能帮上大忙。这是物质匮乏、缺少冷藏设备时代,农民的智慧。

责任编辑:李佳钰 | 版面编辑:邓舒方
推广

朱学东
作者为自由撰稿人,书评、旅游、美食美酒专栏作者。当过大学老师、公务员,在多家媒体服务过。著有《人民的饮食》《江南旧闻录·故乡的味道》《江南旧闻录·故乡风物长》《老朱煮酒》《愿孩子过好你的世界》等书。